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点评 >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金融链上的权钱交易,银行监管何去何从?

  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银行在我们国家和人民的经济生活中发挥着日益重要的经济杠杆作用。但是,由于我国现行银行立法的不足和滞后,以及银行内部管理和有些业务人员的素质等方面的问题,银行系统内部也出现了不少犯罪现象。对此,如不引起足够的重视,将会严重影响我国经济的正常发展,同时也会对其他各项社会主义改革事业产生不良影响。   而在所有犯罪形式中,利用银行贷款是一种新时期的常见惯例模式,通常这类涉嫌犯罪的罪名主要有:贷款诈骗犯罪、挪用资金罪、违法发放贷款罪、违法向关系人发放贷款罪。   而今天所讲述的故事就是发生在某家工商银行内的惊天巨案,正所谓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不怕偷来不怕抢,就怕硕鼠偷油粮。   贷款套路多,内外勾结屡屡犯罪,到底是制度不严还是监管不利?   案例中主要人物介绍:石家庄林昌矿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赵婵,实际控制人安素婷已按合同诈骗罪判刑)、元氏县悦坤煤炭贸易有限公司(法法定代表人张瑞敏,实控人王春生已按合同诈骗罪判刑)、原工行石家庄桥西支行银行工作人员孙世宏(受贿罪已刑满出狱)、岳树林(已按违法发放贷款罪、合同诈骗罪共犯入刑,原工行信贷主办人)、田洪涛(已按违法发放贷款罪入刑)   一般来说银行内外勾结的诈骗基本上都遵循三个步骤,案例来说第一个步骤就是由工商银行内部人员与犯罪分子内外勾结,采取做假账、提供假发票、假抵押物等方式从银行骗取巨额资金。   2012年林昌矿业实控人安素婷为了能从银行贷取1500万款项,与另一家企业商议,花300万元借这家企业自身就有的煤场和煤来冒充林昌矿业的资产,并在银行内部犯罪分子的照应下,顺利通过了审查。贷款顺利下来后,安素婷又用贷款买了一万多吨煤矸石运到了路北煤场保证必须要有货物在那里应付随时来的检查和监管公司,但是一万多吨煤矸石在煤场近一年多时间不动,也不卖又是为何?后在相关案情公布内容上得知安素婷承认这一万多吨煤矸石就是为了应付银行的,因为银行内部人拿了回扣,告诉怎么做、如何做假增值随发票、做多少就够了。同样这种情况的悦坤煤炭贸易王春生也在银行内部人员的帮助下自导自演了一场惊天骗局,成功用一万多吨煤矸石顺利的贷到了1200万元。   这内部人员到底是谁?又是谁如此大胆的利用手中的职权完成了权和钱的交易,不得不介绍一下本案的主要犯罪人原工行石家庄桥西支行银行工作人员孙世宏。2012年在桥西支行任职,林昌矿业,悦坤煤炭都是其负责的客户,作为受贿罪的他可没少拿众多企业的回扣和好处,而作为内部人员的孙世宏和同事岳树林,田洪涛同样一直给企业做倒贷垫资业务,发放贷款。种种事由在王春生账本里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三人合作犯罪的流程就是孙世宏接客户,让岳树林放贷款,然后田洪涛审批,共同完成这个欺上瞒下骗贷的全过程。   但是终究有还不上钱的那一天,为了能将事情掩盖下去,继续利用自身的便利来维持权和钱的交易,孙世宏等人不得不用民间资金来进行过桥服务,在账面上做好一切掩盖。但假的终究是假的,弥补谎言的也一定是谎言,为了能解决巨额的亏空以及损失只能便虚构事实骗取其余的资金方来继续维持这场惊天骗局,这其中就有一位受害者被成功地骗入局,霍环梅女士,石家庄人,在当时上级银行部门已经明文下发文件,对民间的煤炭企业禁止提供贷款情况下。孙世宏、岳树林,田洪涛为了掩盖前一年的犯罪事实,通过一系列手段配合企业隐瞒了真相,终于在霍环梅女士的手上骗到了近2000万元。   纸包不住火,终究案发司法机关对各犯罪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立案侦查、审查起诉、审判等法律程序,最终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以上人员均构成犯罪,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抓小不抓大,抓低不抓高,行政干预司法,公私不分危害国家   虽然犯罪之人已经被绳之以法,但是对于众多受害人来说,本案在执行过程中有很多难以让他们理解的地方;   一、岳树林、田洪涛及孙士宏三人均是工行石家庄桥西支行的工作人员,犯罪行为也均为职务行为,所诈骗赃款最终都流向了工行石家庄桥西支行,所以参与本案合同诈骗的其他涉案人员,副行长王庆鑫及行长李宏伟、市行信贷处处长冯永存及犯罪单位工行石家庄桥西支行难道不应该被依法追加为合同诈骗的共同被告吗?但却被漏掉了。   然而对于众受害者提出的漏罪漏犯的情况,检察院给出移交立案线索的函并盖章,但赞皇县公安却以各种理由不予立案,据知情人士透露说市局领导一直压着,工行的相关领导也一直在加紧做工作。那么就出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本应该秉公执法,消灭犯罪的公安系统为何会被金融系统所阻挠,人情,关系,业绩还是既得利益?   二、刑事判决二审后,根据刑法64条规定:犯罪分子的违法所得的一切财务,应当一并予以追缴或责令退赔,。这里的一切财务包括赃款赃物及相应利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刑事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第十条第一款规定,被害人的赔偿还没有得到,造成的损失之大已经无法承受,河北省分行及桥西支行为了不被总行内控处分,不顾案情事实,在程序程序严重违法情况下,操作司法,妄图翻案,在银行漏犯没有得到惩罚情况下,被害人赔偿也没有得到追缴情况下,犯罪共犯一致逍遥法外,这些连环套路,该不该惩处?   三、既然是岳树林等个人犯罪,为何银行会承担诉讼期间的律师费用?且高达500万的巨额律师费,是走的公账还是走的私账,如果是用的公款,不得不反问一句,“这是银行的善良还是意图欲盖弥彰的恶意”。   尤其是在刑事调解阶段,银行支使某开发公司出资人发给受害人的刑事谅解书中,出现的:“被害人拿到赔偿金后,不得再追究工商银行的责任”,既然没有银行事,干嘛怕被害人追究银行责任?明明是个人犯罪又为何牵扯出单位的问题,同时高院几个领导在二审结束后为何公然干预案件,理由是高院没有类似的判银行刑事的案例,中国未曾出现过首例,无建议参考。但是在法律面前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证据确凿的事实为何让作为维护百姓利益最后的一面屏障的法官,动摇了,迷茫了,出错了,是谁在恣意抹黑党公正公平的形象?把代表国家银行的公信力降为冰点?   是行业的潜规则还是欲望之心的腐蚀,不负责任也是犯罪   银行职工诈骗不是个案,这仅仅只是冰山一角。是银行的管理制度出现了重大纰漏还是监察环节出现了失误?从上到下在贷款时均不去核验发票的真伪,吃拿卡要,恣意和企业诈骗挥霍国家资产。痛心的是类似安素婷这样一个村妇拿假发票就可以贷出银行贷款,简直是轻而易举。国家的资产,百姓之根啊。   可以肯定的说,被害人多此要求抽验银行田红涛给她提供的的2012年22家贷款4.16亿小微企业商品融资贷款中的15%企业名单发票真假,银行是否能经得住考验?   可以很肯定说银行前一年贷款全部是假的增值税发票所做贷款,且根据案卷资料,假发票企业已经达到了20%,银行孙世宏、岳树林、田洪涛、行长李宏伟还有市行信贷处处长冯永存还有王庆鑫均参与了诈骗行为,为何仅仅判岳树林是和企业诈骗共犯?科长和行长等人均参与了游说,银行的管理制度出现了重大问题。煤炭作为特殊行业需要省行特批,从支行信贷人员到科长、主管行长。行长、市行信贷人员、小微老总及省行均不对假的发票进行核验,当出现企业不能还款时,银行信贷人员和科长及行长及市行人甚至省行人均全体出动合伙诈骗。所有人均告诉被害人还了就可以再次续贷出来,合伙隐瞒工银办940文件及1046文件精神,很肯定地说这是一个窝案。   这是银行人玩忽职守必然结果,从而开启蓄意诈骗客户还款的潘多拉盒子,必须揭开这个潘多拉盒子。到底工行还有多少这样贷款,我们不得而知,几千亿还是上万亿银行职工配合企业用假发票贷出去了,细思极恐,国有资产就是这样被这群蛀虫合伙瓜分了。   联想近几年河北省工行建南支行百姓存款到期支取,钱却不知去向,这样资金累计也一个多亿了,媒体也多次报道,工行到底怎么了?工行赞皇支行行长李某,至今找不到人,工行也不让立案,牵涉煤炭贷款这里面到底有多浑的水要去趟,这样现象不胜枚举,不得不让人深思。如果单单是银行,事情很简单,但里面掺杂了公检法反而使事情更加扑朔迷离,反腐在路上,任重而道远……

  • 关注微信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